30秒快读

1

这是一场有味道的直播,罗永浩下场直播卖手机,可惜卖的不是自家的手机。

2

3小时带货破1.1亿元!老罗创下了抖音带货纪录,直逼淘宝“第一主播”薇娅,而薇娅在隔壁直播间卖了一支火箭。

3

为了提高销量,老罗剃掉了标志性的小胡子,这个行为艺术映射了一个现实:曾经的手机圈情怀大佬也逃不过秃头和市场的力量。

“上链接”“上链接”,似乎谁都愿意站上直播带货的风口。


今天,一位老朋友躬身进入直播带货行业,此前,他最“出名”的产品就是锤子手机。


数次创业后的罗永浩,今天20:00走上了和李佳琦一样的直播带货之路。


3小时带货破1.1亿元!


累计观看人数超4800万人!


老罗创下了抖音最高带货纪录,这个纪录直逼“淘宝第一主播”薇娅。


3月26日,罗永浩将作为“交个朋友科技首席推荐官”入驻抖音的消息就官宣了,罗永浩在抖音上的第一条短视频就是操着一口淡淡的东北口音预告今天的直播。


离直播还有5个小时,粉丝数超过了473万。


当“NB”“好了”等齐刷刷跳进屏幕,老罗缓缓走进屏幕开始直播带货这场戏,但买卖这件事,得有人买才行。

01

多了情怀 少了吆喝

开场白有点冗长,以至于粉丝不停地催促“来点干货”。

开播15分钟,观看人数达到270万。


跟隔壁直播间不同的是,网友不停在直播间刷礼物,独角兽、马车、火箭……更有网友送上大礼“嘉年华”,估计要3000元人民币。

3月19日,罗永浩在微博上称自己卖的产品侧重于:具有创新特性的数码科技产品、优秀文创产品、兼具设计感和实用性的家居杂货,还会穿插一些性价比奇高的日用百货和零食小吃。


第一款是号称给粉丝练手的是10支售价9.9元的小米巨能写中性笔,没有魔音绕耳,和老罗在锤子创业的001号员工朱萧木聊聊天,吆喝技巧还不够熟练。

在粉丝不停的催促声中,终于上了链接。

尽管记者坐在路由器旁边,尽管链接一出现就点击了,但进入时产品还是下架了,一开抢,老罗便说已经售出5万套,直播接近尾声时,页面显示“已售75490”。


习惯了薇娅、李佳琦的连珠炮,而老罗总是习惯性地“制造内容”,插入一些相声段子,以至于有网友觉得老罗节奏太慢,没有抢购的紧张情绪。


当直播进行到40分钟左右,粉丝数显示为247万。


一个小时左右,直播进入高潮,全场最贵的产品来了——2月10日上市的5G手机小米10。


这也是此前第一款官宣的老罗要卖的商品,大家都要听老罗怎么吹小米,还有调皮的粉丝调戏老罗说“你还欠我一部锤子”。


对于大家期待的价格,小米10并没有降价,以8GB+128GB为例,还是官网价3999元,但赠送价值199元的30瓦无线闪充,前20名下单用户还送尾号为666或888的电信靓号


不忘讲段子的老罗说:“把电信靓号转让了,都可以抵上好几部小米5G手机。”话糙理不糙。

老罗在卖小米手机时,隔壁的薇娅卖了支火箭。

为了调动粉丝情绪,薇娅、李佳琦直播间常常有“扣人心弦”的抽奖,小米集团中国区总裁卢伟冰是第一个来送红包的人,50万红包,不知抢到的人有多少,反正记者没抢到,评论中看到有用户抽中了175元。

初上直播间的老罗也显得有些紧张,带货主播的标准讲,经验略有不足,比如吃奈雪包的时候,俩人吃得狼吞虎咽,然而从头到尾却没有提过蛋糕口味,表达还是略显理性;此后还出现了一个让老罗直接下场压惊的口误——把极米说成了坚果,也不怪他,他对坚果是有感情的。

老罗以能说会说而出名,看点主要还是情怀,21:50,在线粉丝显示157万,在上架的16件产品中,6件商品显示无库存。


截止10点,有第三方数据显示,累计观看人数达到4600多万,销售额达到8922万。


在直播过程中,老罗不停地妥协,他说自己一开始不屑于吆喝,但直播接近尾声时,直播间并没有出现全线售罄的情形。


朱萧木助理还在不停吆喝,“我发现重复一些没有营养的话术是有用的,”老罗感慨道。


最后,老罗为了提升销量,还把自己标志性的小胡子剃光了,配上悲壮的BGM《卡农》,不免有些心酸。

02

抖音带货有罗永浩?

李佳琦、散打哥们在直播间频繁创造上千万甚至过亿的成交流水带火了直播带货。


携程董事局主席梁建章卖掉价值1000万元的酒店套餐、林清轩创始人孙来春第一场直播2个小时带货40万元……


这些是疫情的产物,无论手足无措,还是内心不愿意,越来越多的企业创始人和高管还是走进直播间亲自带货。


转化效果如何尚不得知,但不可否认的是,投入产出比直观清晰、成本具备明显优势。


直播带货是一个万亿市场,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5.04亿人,较2018年增长10.6%,2020年预计增至5.26亿人;2020年中国直播电商销售规模将达9160亿元,约占中国网络零售规模8.7%。


快手是短视频直播平台里最早发力直播带货的,并将其作为自己重要的战略业务方向。


相比快手,抖音在直播带货业务上起步较晚,且相对克制,此次独家签约罗永浩,或许是抖音发力的开始。抖音方面表示,欲通过这次合作,突围直播带货业务。


在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看来,抖音也需要一个具备广泛社会影响力的电商带货人物,以抗衡竞争对手,稳固自身在直播领域的地位。而双方最大的一个契合点是其“内容属性”。


“直播带货主要两种,一种是价格,只要便宜就买,一种是粉丝经济。”


不过,庄帅也表示,老罗是一个“内容输出者”,但要让粉丝掏钱包又是另一种,如果商品客单价不高,用户可能会抱着类似买演出门票的心理购物,消费标的是罗永浩卖货的过程。


此前,有关于老罗坑位费的争论层出不穷,坊间传闻是60万一个,和一些头部主播相比,不便宜,但老罗在微博上说,向他伸出橄榄枝的厂商超过1000个。

60万,跟抖音交朋友,还有3亿流量保底,香吗?

香爆了。


而且老罗的首秀是不允许败的,还有抖音兜底。


《IT时报》记者从网易严选出了解到,从沟通到落地用了不到一周时间


“建立联系后的一周,包括人体工学椅在内的几件网易严选的样品从杭州寄到北京,到达了老罗手中。最后,老罗拍板一款坐了三年多的人体工学椅。”


“大多数供应商看中的是流量和宣传,把品牌打出去。不能排除,日后坑位费下降的可能。”庄帅告诉《IT时报》记者。


快手有散打哥和辛有志,淘宝有李佳琦和薇娅,能不能说抖音有罗永浩,还为时过早。

03

直播带货还是1.0

“OH,MY GOD!”“买它,买它!”“我不允许有人还不知道它!”……耳熟能详的李佳琦带货招牌用语对消费者有种魔性洗脑的功效。


“全民李佳琦”时代,直播带货还处于1.0时代,即叫卖时代,价格低是主要卖点。


就像老罗卖安慕希咖啡酸奶,直播售价为52.8元/件,马上有网友在张大妈上搜出低过老罗的价格

“场景雷同、没设计感,主要叫卖性价比,消费者刷到的都是差不多的场景,听到都是差不多的口号,很难不产生审美疲劳。”


在每日优鲜旗下每日一淘副总裁陈言卿看来,现在的直播带货缺乏优质内容和优质主播。


近期,在薇娅的直播中,还出现了她和其先生的对话,也算为直播加入了不同的元素。


卖火箭、卖房子,薇娅极力在突破直播带货品类的天花板。

因为直播带货的门槛低,供应链、品控等如果发生问题,就更伤主播的人气,实际上,直播带货翻车、销售数据造假、服务堪忧等问题也屡见不鲜。


老罗表示,产品一半来自抖音小店,一半链接到淘宝,由于供应链团队人手有限,目前只和知名品牌合作。


当罗永浩首秀直播带货正在进行中,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浙江圣港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黄伟表示,在小米巨能写中性笔陈述能写5万字、3.92毫升是普通芯的6倍等这些宣传严格来说需要验证,不知道真实性是有没有认证


而在信良家、碧浪洗衣产品的带货过程中,多次使用了极限词(虾和料的最佳配比、洽洽坚果用了最好的原材料)违反了广告法。

在中国电子商务中心分析师蒙慧欣看来,由于网红或明星本身是自带流量的,通过其带货不仅可以拓宽品牌的知名度还可以为商家导流带动商品销售量。


但因直播平台在内容审核机制、监督管理上不够完善,让一些“网红带货”钻了空子,凭借着自身流量做虚假宣传,出现了诸如直播数据造假、“三无产品”多、虚假广告、消费者维权难等问题。


直播带货可以打破电商平台遇到的“寻找流量”的瓶颈,5G网络,大数据也会为直播带货提供更好的体验。


“现在是重塑阶段,主播、产业链上下游的资源有待进一步整合,需要有相对统一的标准,协调产业角色之间的分工、衔接,从而来规范行业以及提高整体效率和品质。”蒙慧欣说。

作者/IT时报记者潘少颖

编辑/挨踢妹

图片/网络

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s


相关推荐

你看老罗的直播了吗?点击「留言」评论!

下一篇: 按条件计算平均数,简单才是硬道理 上一篇: 李湘自爆冯德伦是男神 王岳伦:名字有“伦”字都帅

热门文章

其他文章